泰山少儿书画院
第一大优势是
     规模大、档次高、课程全。 莱芜童画.泰山是目前莱芜市规模最大,档次最高,专业性最强的少儿美术教育机构,基地专为3—18岁少年儿童开设各类绘画启蒙、油画、版画、素描、色彩、国画、书法、手工、DIY、动漫等课程。
第二大优势是
    理念先进、 教学规范、成绩突出。 泰山少儿书画院以先进的教学理念、规范系统的教学体系和国际化视野,培养少年儿童步入一个丰沛的,睿智的艺术人生。莱芜童画现为中国艺术教育十大名校,中国校外教育百家名校,中国艺术教育特色学校,国家教育部中国书画等级考试莱芜定点考级单位,中国青少年人才研究中心莱芜唯一基地,中国儿童画教育百家园校,中国儿童书画教育百家学校,山东省优秀少儿艺术教育基地,童画莱芜四星级教育基地。
第三大优势是
    教学环境优越、艺术特色浓厚。 泰山少儿书画院营造了富有艺术特色的环境,让环境说话,让环境传递艺术信息。学生及家长可以直接通过教学的环境来感受我们“怎么教”、“教什么”?都和环境有密切的联系。舒适、安静、明快的色彩,有丰富、新鲜、多元的视觉元素加上童画.泰山少儿书画院的灯具、电脑、投影、桌椅等配套设备和各类装饰物件的安装,各类专业艺术书籍资料、纸张与绘画笔等手工材料的陈列,都具备儿童人体工程学的人性化设计,为儿童营造一个充满快乐、艺术的学画环境。力争做到“四性”:即艺术性、教育性、互动性和展示性 。
   选择了我们!
   就是选择了成功!
师资培训

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研讨会:当代艺术的时代使命

2013-8-6 06:41| 发布者: idc200| 查看: 1048| 评论: 0

摘要:  从高度统一的艺术主题和形式,到风格多样、观念各异的作品不断涌现;从对西方流派和形式的一味崇拜与简单
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研讨会:当代艺术的时代使命

 从高度统一的艺术主题和形式,到风格多样、观念各异的作品不断涌现;从对西方流派和形式的一味崇拜与简单模仿,到回望传统、本土意识的逐渐回归;从曾经与国际艺术界的隔绝,到今天成为国际社会关注和研究的对象……经过30年发展的中国当代艺术早已成为世界当代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日益成为中国文化软实力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创作上的模仿或取巧、理论上的忽视或偏激都已无法适应当代艺术的发展,究竟什么才是中国的当代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又该如何作为?这些已经成为艺术界不得不认真思考的重要课题。

5月19日,在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办的“时代与使命——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研讨会”上,刘大为、范迪安、潘公凯、吕品田、吴为山、水天中、刘骁纯、贾方舟等20余位艺术家和美术理论家就中国当代艺术的基本特征、价值倾向、发展经验、现实境遇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等展开学术讨论。

时代背景下的当代艺术

主持会议的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吴为山认为,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但工业化、全球化、城市化已经成为中国当代社会的突出特征,这不仅是中国当代艺术生长的文化土壤,更为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史无前例的精神体验和无限丰沛的灵感源泉。艺术界应该高度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存在的种种问题,比如,艺术市场化给中国当代艺术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物质基础,但也使得少数艺术家为了迎合市场而丧失对崇高精神价值的追求;与时代和社会的需要相比,中国当代艺术还缺少有足够分量的精品力作;与国际当代艺术的发展潮流相比,中国当代艺术不仅在新艺术媒体的运用上需要加强,而且对人类精神、世界文化关注的广度和理解的深度仍有不足。

国家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认为,当代艺术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现实,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研究对象,如何在现有的条件下从更多的角度来阐释中国当代艺术的问题,对艺术界和学术界都是不小的考验。他举例说,近期有大量的中国艺术家将参加香港当代艺术博览会和威尼斯双年展及各种平行展,这些都说明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活跃及复杂程度。范迪安提出,基于当代艺术的复杂性特征,我们对当代艺术的关注和理解要有“大当代观”,首先要把当代艺术放在整个当代社会的发展中,包括经济建设、国际地缘政治等视野中来观察,同时对当代艺术本体丰富的结构也要有比较大的关注视野。只有在历史与当下、本土与国际等各种关系中才能更准确地把握当代艺术的发展方向。

应理清“当代艺术”的概念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认为,探讨当代艺术及其时代使命,一个重要的前提是厘清一些学术用语的基本概念,对于当代艺术的讨论不能停留在即兴的评论层面。他认为,人们今天所说的“当代艺术”有两个所指,一个是指国际主流、世界主流对当代艺术这个词的理解。比较感性的代表就是798、宋庄以及国际上的很多双年展所展现的当代艺术的概念。另一个则是中国立场的阐释,中国当下正在蓬勃发展的多种艺术形式都属于当代艺术的范畴。我们提出这样一种中国立场的解释和意义范畴就需要作出我们自己的论证,要有真正的学术厘清。潘公凯认为,和“当代艺术”概念一样,“多元并存”也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是西方中心主导下的多元并存,一个是站在中国立场上、去西方中心的或者称为以主旋律为中心的“多元并存”,而这样的一些概念不能阐释清楚,就无法达成真正的共识。

美术理论家水天中也认为,当代艺术有从西方艺术史演变过来的概念,也有一个按照中国历史不同阶段所界定的概念。当前的当代艺术研究应该从中国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着眼,以改革开放以来的艺术为研究对象,把由西方艺术史演变过来的“当代艺术”概念作为一种参照或者一个方面,而不是研究的主体,这样比较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同时也是对国际当代艺术的补充。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顾丞峰则提出要警惕一种“泛当代艺术的倾向”,不能认为当下的艺术全部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必须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作才能改变众说纷纭、歧义迭出的现状。

中国当代艺术何为

美术批评家贾方舟以写实绘画是否属于当代艺术这一具体问题提出自己的思考。他认为,那些可以称之为“当代艺术”的艺术至少应有一些共通的品质,它必须能够反映一个当代人对他所处的时代和生存现实的思考,对当代人的精神困惑和文化困境有所回应,艺术家或者在作品中体现出一种精神探索的批判立场,或者在作品中体现一种对不同媒介、不同材质、不同形式的实验精神,彰显出作为一个当代人的创造力和新的艺术维度。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王端廷认为,定义中国当代艺术更重要的是对中国当代艺术精神内涵和表达方式的确认,人类艺术史最基本的问题始终是画什么和怎样画的问题,“笔墨当随时代”,而只有深刻认识中国当代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基本特征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从物质世界、精神世界和社会关系的变化中透视当下中国人普遍的愿望和意志。

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鲁虹认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开始进行中国性的本土建构,并且努力地回到自身的语境中,这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其实已经开始了一个迈向“再中国化”的过程。鲁虹指出,那些简单挪用政治符号的创作不仅缺乏对中国历史和当下现实的关注和批判,更没有表达深刻的思想和意义,受市场逻辑和西方人猎奇心理的支配,严重地亵渎了中国精神,“中国元素”仅仅是一种噱头,与真正地回归本土精神截然不同,而这样的现象仍然值得警惕。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提出,理解当代艺术应该看它产生和发展的原因,对于西方的当代艺术,中国艺术家应该有研究、吸收和融会贯通的意识。刘大为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还离不开中国社会的背景,“艺术为人民”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口号,艺术的受众是社会各阶层的人民,当代艺术的创作需要考虑中国文化的背景、传承关系、观众的生活和欣赏习惯等,只有如此,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才会更全面,更有实践意义。(中国文化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返回顶部